从谷歌收购Fitbit案看数据保护与反垄断审查的关系(下篇)

作者:吴院渊 倪好 杨若宇

观点

在《从谷歌收购Fitbit案看数据保护与反垄断审查的关系》(上篇)一文中,我们提到,欧盟委员会(下称“欧委会”)在该收购案的反垄断审查中,对谷歌通过交易获得Fitbit的大数据对欧盟经济区在线广告服务市场的影响进行了细致而全面的评估。

由于大数据对于数字医疗具有不言而喻的重要性,谷歌通过交易获取的数据对相关市场竞争的影响同样成为了欧委会对数字医疗健康市场审查的核心内容,下文就此作简要分析。

一、背景介绍

谷歌是目前世界在线搜索引擎和在线广告平台的龙头企业,然而其商业版图并不止于此。谷歌对医疗健康领域一直兴趣浓厚,近年来,其慢慢将业务触角伸向数字医疗领域,2018年11月,谷歌组建了谷歌健康(Google Health),并将研发出阿尔法狗的DeepMind公司的健康部门纳入麾下。谷歌健康利用计算机技术在医疗健康领域提供一系列的服务,例如为进行诊疗的医护人员提供人工智能辅助、为疾病的检测与预防提供分析工具等。

欧委会在决定书中分析了可穿戴设备收集的数据与数字医疗健康市场竞争之间的关系。欧委会指出,智能数字设备的大量普及增加了数字医疗健康行业可用的用户数据量与数据详细程度。医疗健康行业是最受益于数据流的行业之一,因为用户数据可以为预防或早期检测严重疾病(例如糖尿病、肥胖症、心房颤动等)提供必要信息,并且这些数据还可以促进医学研究。简而言之,数字医疗健康行业依然是一个新兴的行业,其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可用的数据类型和数字技术。因此,交易后谷歌将获得Fitbit的用户健康、健身、生活数据,这引发了欧委会对于数字医疗健康市场竞争格局的担忧。

二、竞争分析

欧委会在其决定书中分别从横向效果与纵向效果的角度,评估了谷歌通过交易获得Fitbit的数据从而加强其在数字医疗健康领域相关市场的市场地位的可能性。

1.横向效果

欧委会认为Fitbit的数据库与数据收集能力和谷歌已有的数据库和数据收集能力的结合并不会显著地损害数字医疗健康市场的有效竞争。这首先是因为还存在其它的替代性数据供应者,比如智能手机生产商也收集医疗健康数据,并可让健康、健身类应用程序访问并与之分享这些数据。

其次,交易双方在收集和销售用户健康和健身数据方面不是真正的或潜在的竞争对手。当前,谷歌和Fitbit均没有销售用户数据,数据的流通取决于用户是否同意与第三方共享数据。换言之,欧委会认为谷歌与Fitbit之间在数据的收集上并不存在实际的竞争。通过评估交易的合理性、数字医疗健康服务市场当前的状态及潜在的发展,欧委会进一步认为,交易同样不太可能会对用户健康数据的潜在竞争产生影响。

此外,欧委会认为当前数字医疗健康市场的结构以及未来发展的趋势(新的大型科技企业的进入)也有助于消除对交易可能产生的横向效果的担忧。

同时,欧委会也调查了四种用户数据的应用情形,包括云和数据分析、患者监测、为科研提供数据以及企业健康项目,欧委会发现市场上已有大量企业的产品或服务可以替代谷歌健康。例如,在云和数据分析应用方面还有亚马逊云计算 、微软Azure、IBM(包括红帽)和甲骨文提供相似的产品或服务。

除了已经在数字医疗领域展开众多业务的企业外,拥有庞大用户数据库或者相关数据收集能力的成熟参与者也正在进入该领域。例如活跃于云计算和数据分析领域的亚马逊推出了新平台Halo,该平台基于人工智能技术,致力于帮助客户改善个人健康状况。虽然Halo目前仅在美国上架,但是因为它为亚马逊提供了同样可以在欧盟经济区使用的技术平台,Halo帮助亚马逊收集用户数据,使后者能将这些数据与以往电商交易中收集的数据结合起来。

综上所述,欧委会认为本次交易不太可能产生阻碍竞争的横向效果。

 

2. 纵向效果

根据欧盟《非横向合并评估指南》(下称《指南》),当纵向合并产生市场封锁时,该合并可能会因为非协同效应而严重影响市场的有效竞争。《指南》将市场封锁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是投入品封锁,即合并会通过限制下游竞争者获得重要的投入品而增加其成本。第二种是客户封锁,即合并可能限制上游竞争者获得足够的客户群。

欧委会认为,本案仅涉及投入品封锁,因此欧委会的评估围绕着投入品封锁展开。欧委会分别评估了交易方在交易后是否拥有实质的阻止竞争对手获得投入品的能力,其次,欧委会评估了交易方是否有动机这样做,最后,欧委会会评估了封锁是否会对相关市场竞争产生显著不利的影响。具体而言:

1)封锁的能力

根据《指南》,当上游的投入品对下游产品具有至关重要作用的时候,投入品封锁可能会排除、限制竞争。

欧委会观察到,在数字市场上,从用户那里收集个人数据,设置应用程序接口(API)以允许第三方访问和共享其用户数据是一种惯常的做法,换言之Fitbit并非唯一的健康数据来源。但是与此同时,欧委会也观察到,Fitbit的用户仅可通过网络API方式进行访问。换言之,如果谷歌不提供Fitbit网络API的访问,就没有任何方式获得Fitbit的用户数据。虽然其他可穿戴设备的制造商(如苹果、Garmin、三星)提供了替代性数据集,但限制访问Fitbit的网络 API将意味着第三方无法访问Fitbit庞大的用户群体的数据。

同时,市场调查的结果显示,交易后,谷歌拥有技术能力通过限制对Fitbit网络API的访问从而对下游竞争者进行投入品封锁。

综上,欧委会认为,不能排除谷歌在交易后有能力通过限制对Fitbit网络API的访问来封锁下游市场的竞争者。

2)封锁的动机

根据《指南》第40条,是否有动机封锁取决于封锁是否能够盈利。本交易中,合并后的实体在上游市场面临着因减少向竞争对手销售输入品而利润受损的情形,但同时,其可通过在下游市场扩大销量或提高售价而获得更多盈利,进而抵消上游市场的损失。欧委会在调查后认为不能排除在交易后谷歌有动机限制对Fitbit网络API访问。

3)封锁对于数字医疗健康市场的影响

《指南》认为,投入品封锁在导致下游市场价格上涨时会引起竞争顾虑。首先,当纵向合并使得交易方增加下游市场竞争对手的成本从而导致其销售价格上涨时,该封锁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其次,提高潜在竞争对手的进入壁垒可能会严重阻碍有效竞争。如果下游仍有足够的、强大的竞争对手,本交易不会提高这些竞争对手获取投入品的成本,例如他们本身也是全产业链的或者他们能够找到合适的替代性投入品,来自这些公司的竞争可能对交易方构成足够的约束,从而防止交易方的产品或服务价格高于合并前的水平。

虽然数字医疗健康是新兴的市场,市场碎片化程度较高,但是,它拥有大量活跃的初创公司,并且它有望实现多元化并形成显著的经济规模。这些活跃在数字医疗健康市场上的企业依赖对Fitbit的网络API的访问,以便访问他们开发服务所需要的用户健康数据。在交易后,限制对Fitbit的网络API的访问,可能会影响这些初创公司的成功。因此,欧委会指出,如果对Fitbit网络API的访问受到限制或阻止,那么至少一部分Fitbit用户将无法访问他们可能非常想要使用的应用程序。

综上,欧委会认为交易可能带来投入品封锁效果,需要附加条件通过。

四、谷歌承诺

针对欧委会的竞争顾虑,谷歌于2020年7月13日向欧委会提交了一系列承诺。与数字医疗健康市场相关的承诺主要包括:谷歌将通过Fitbit网络API维持第三方软件应用程序对用户健康和健身数据的访问权限;不得对访问收费;访问数据时须征得用户的同意。

基于谷歌的以上承诺及在线广告服务市场及安卓API方面的承诺,欧委会最终附条件批准了谷歌收购Fitbit的交易,承诺的义务期为十年。

五、案件评价

欧盟委员会在权衡谷歌获取Fitbit的数据对于对于在线广告服务市场与数字医疗健康市场上竞争的影响时,从相关市场的供求结构及进入壁垒等角度出发进行分析:对于在线广告服务市场,欧委会认为Fitbit的数据可以增加谷歌在相关市场的市场支配地位从而排除、限制相关市场竞争;而对于数字医疗健康市场,欧委会则认为谷歌可能会通过“输入品封锁”,阻碍其他竞争者获得Fitbit的健康健身数据,从而影响市场的有效竞争。

随着数字经济的迅速发展,数据在企业的成立、发展、壮大过程中扮演着愈为重要且复杂的角色,评估数据对于竞争的影响将成为数字经济时代下反垄断监管的常态。


作者

作者动态

作者其他文章

相关领域

Copyright © 1998-2018 新葡集团3522 京ICP备11012394号
Baidu
sogou
欣昌电子有限公司 凯祥电子有限公司 利仁电子有限公司 金广电子有限公司 干瑞电子有限公司 弘康电子有限公司 大鼎电子有限公司 复禄电子有限公司 万美电子有限公司 厚辉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