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全世界都在反对科技巨头垄断?

作者:詹凯

观点

最近,发生了两件足以左右世界未来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事件。


其一,3月12日,市场监督总局顶格处罚了一批互联网企业,互联网反垄断的风潮席卷神州。我早在去年十月份的时候就预测了世界性的互联网反垄断风潮将席卷中国。事实上,我们经济受到互联网垄断的侵害远大于美国经济,也难怪在反垄断的问题上中国推进的力度和速度要更胜于美国。


其二,最近在美国,拜登政府提出的1.9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但另一个配套刺激计划的非常重要的法案却被忽略了。那就是众议院通过了新的劳工法案。该法案号称为罗斯福新政以来对劳工权力最大程度扩张政策,其大幅降低了组织和加入工会的门槛,增加了政府处罚劳动违法事件的处罚权力,而这一切其实很大程度上剑指美国的gig economy(零工经济)所带来的深层次的社会矛盾,从而对互联网垄断巨头产生巨大影响。本文将从零工经济这个点起,具体分析互联网垄断对经济的深层次伤害。

01 美国零工经济-互联网经济下的经济肿瘤

美国的互联网浪潮起始于20世纪90年代,在信息化和数据化的改造下,美国的国民经济开始被一群实力强大的新科技巨头所垄断,尤其是互联网头部科技企业。这些巨头在急速扩张过程中,为社会带来进步和增量的同时迅速摧毁了原有的传统经济形态:为普通大众提供就业的中小企业和零售业。新科技巨头以削减人力劳动,提高自动化率为己任,所提供的新就业集中在研发领域和高技术管理岗。而其他的低技术岗位,科技巨头往往通过外包的形式来解决,这导致了美国经济中出现了巨大的不能按照传统意义正常就业的零工经济者。

Gig Economy(零工经济)指的是越来越多的人从事非全职工作,并且公司也日益依赖非全职人员来完成公司业务的一种经济和工作形态。非全职工作包括兼职、派遣制工作、自由职业、自我雇佣(如小企业主)等等,非全职工作的形态越来越多样化。总结起来就是我们祖辈非常反感的“临时工”,不正经的工作。零工经济者在中国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自由工作者。年轻人似乎觉得很有专业又很自由。然而事实上,大量的零工经济者在劳动地位上都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比如头部电商企业雇佣了大量的临时工给他们派发快递;而某些头部出行平台几乎所有的驾驶员都是临时工,平台主张驾驶员都是“独立的承包商”,就是中文里的个体户,企业是不需要给他们交社保和任何社会福利的。科技企业通过这种用工方式实际上将大量的社会福利责任推给了个人和社会其他行业去承担,而自己却通过技术和平台的垄断赚取高额的利润。

适当的零工经济的存在有利于增加用工的弹性,但随着现代经济的发展,特别是互联网企业的垄断,却导致了零工经济的恶性膨胀。据粗略统计,美国之前有20-30%的人在从事某种非全职工作,而在2020年,约有40-50%的人从事某种非全职工作,其中很多人将不再拥有全职工作。通过这种不正当的竞争,我们看到的是传统行业的利润被摊薄,越来越多曾经很光鲜的传统行业工作者也纷纷开始开起网约车补贴家用。而接下来的社会问题是,零工经济者虽然自由,但其非常脆弱,比如此次疫情下受到冲击最严重,损失最大的肯定是零工经济者。在美国的医疗系统下,缺乏必要的医疗保险,要是得了新冠就基本是死路一条。从这个角度来分析的话,美国新冠疫情如此严重,死亡率如此之高也和其经济形态,零工经济的大规模存在有密切关系。比如,黑人社群的死亡率要明显高于白人,为什么?因为黑人大多数从事零工经济,他们没有很好的医疗保险来治疗新冠这种本身死亡率不高,但需要大量医疗资源支持的“费钱病”。就像《药神》里说的,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

然而,不仅仅是在美国,现在零工经济已经像毒瘤一样蔓延世界,与我们临近的日本也陷入了“派遣员工”的魔咒中。日本现在约有2165万的派遣员工,约占全部劳动者的4成。派遣员工制度带来的不平等待遇已经成为导致年轻人贫困化,进而导致我们常说的内卷的主要原因。而这与科技、互联网、信息化带来的社会经济形态变化以及经营者集中有重要的关系。而大公司,特别是科技公司的垄断正导致或者加剧这种现象的普及。

说到这里我们要就要开始分析最近最流行的一个词:内卷!

02 内卷的实质

关于内卷,我首先回忆下我毕业那会2007年的情况,那时候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来招人,毕业生一个月给4000多,成了合伙人一年几十万,就还算不错的工作,而十几年后,四大的工资还是那么点,而发展前途却完全今非昔比。如今,虽然家长在拼尽全力培养孩子,但是设问现在社会上有什么工作算的上好工作?除了互联网大厂能提供高薪外还有什么行业能支持高薪?你孩子以后能去干嘛?家长除了焦虑就只有黯然。

事实上,这种利润平均化的现象席卷了各行各业,这里最惨的就是传统上有体面高薪的白领集中行业,比如金融服务,会计服务,以及我们的法律行业。

而这一切大家可以仔细回忆下这是不是近十年来发生的事情,是不是和一众互联网企业崛起是同步的?这一切不是偶然吧。

大家现在除了在那里抱怨内卷和竞争过度,有没有分析过背后相关的其他原因?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科技进步带来科技公司的垄断导致了全社会利润率的下降。在科技主导的新生产方式下,资本和技术开始紧密结合,人作为生产要素的价值正在迅速的两极分化,大部分的价值集中在头部掌握先进技术和流量的极少部分人手中。大部分出卖劳动的社会大众的生产要素价值正在下降。这导致了各行各业都在强调信息化,自动化,去人工,反过来进一步推动了这个趋势。连法律行业都很恨不得搞个AI出来帮人解决一切法律问题。

前几年流行的《新资本论》一书中早已经说明了这种趋势,资本和技术的结合有可能将大部分低技术劳动者排除在增大的蛋糕之外。

所以,我们看到为什么美国的种族问题近年来越来越严重,贫困社区的枪战、抢劫问题如此激烈。这个世界上真的懒惰者其实也是极少的,只要给你一个正经的工作,大家都能做个朝九晚五的好人。但是如果整日只能打打零工,赚点小钱,谁都会想想赚快钱的方法。另外,欧美国家反智现象的流行和科技产业的副作用也有巨大的关联性。因为电商而失业的小商业主可不那么喜欢新科技。

03 反垄断就是反内卷

因此,反垄断在我们这个经济阶段的重要性怎么说都不为过。实际上之所以我们要在互联网领域坚决反垄断,既是为保持经济的活力,保护中小企业,更是要保护我们的经济成果,保护我们的下一代生存和发展的权利。

互联网经济对中国经济的整体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是,也有诸多值得警醒之处:

一、互联网垄断企业使用了大量的社会资源,而没有对社会做出足够的回报,这造成了很大的社会问题。比如互联网企业使用了大量没有足够社会保障的“临时工”,而这些隐形成本需要全社会去承担。

另比如个别网站、直播平台出售和鼓励未成年人大量的游戏和软色情,它们名副其实地在毒害下一代。去年,2020年,发生了太多事情,大家都忽略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花花公子》杂志正式停刊了,为啥?因为现在的软色情的生意已经全部转到这些互联网媒体平台了,而这些软色情已经被转化为吸引青少年的流量,变成了广告费流入了这些互联网巨头的腰包中。而这些平台根本没有监管这些行为的实质举措,而是在不断鼓励、容忍这种行为。

二、互联网企业摧毁了大量的传统产业中有价值的岗位,提供的却是低质量的替代。传统的中小零售业和中小制造业是一个完整的生产和销售体系,为无数的家庭提供了有价值的工作。但是近年来我们看到,原来的小老板们有些正在送快递或者开网约车了。这意味着更长的工作时间,更少的家庭时间,他们的下一代被留给了手机和直播间,更没有获得教育和阶级提升的希望。

三、互联网企业过度地索取数据,侵犯公民的经济和发展权。现在互联网企业运用数据手段,通过各种所谓的购物节倡导消费文化,从最大程度上诱导客户进行过度消费。不仅浪费了普通人的可以投入再生产,再创造的金钱,更重要的浪费了大家不可再生的时间。其最终的目标是培养一群“消费者奴隶”。就不说还信贷产品的那个痛苦时刻,大家都有这样的经历吧,晚上回来本来准备好好看书的,想到要买个日用品就开始刷电商,然后就开始刷起来,最近想买的东西怎么都推荐上来了?一刷两刷,呀,怎么到睡觉时间了。

这不能都怪你意志薄弱,浪费时间,我们每个人都在被互联网公司监视,计算和算计。算法不停地通过无孔不入的推荐攻击我们,耗费我们的金钱时间。他们是帮手还是敌人呢?

这一切不是危言耸听,我一个同事在微信对话中只要提到需要某个产品,这个产品立刻出现在微信的广告中。我们如今就是真真切切的生活在这样的世界中。只有打破垄断,科技公司对用户画像的掌握才会碎片化,其“攻击”才能减弱或者停止。
我们不反对互联网企业的壮大,更不反对科技进步,但是我们在社会治理中必须对这个互联网企业的副作用,特别是垄断带来的巨大害处有深刻而清醒的认识,并有足够的法律手段和措施制止控制这些膨胀的巨头。当我们拥抱这些高科技公司和企业的时候时刻要知道一个不受监管的企业就像一辆失控的火车,对我们来说何其危险?

综上,我们反垄断就是反内卷,给每个人更为光明的未来。

作者

作者动态

作者其他文章

相关领域

Copyright © 1998-2018 新葡集团3522 京ICP备11012394号
Baidu
sogou
欣昌电子有限公司 凯祥电子有限公司 利仁电子有限公司 金广电子有限公司 干瑞电子有限公司 弘康电子有限公司 大鼎电子有限公司 复禄电子有限公司 万美电子有限公司 厚辉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