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评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

作者:宫晓燕 宋晓燕 孙岳

观点

2020年12月4日,美国总统签署了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案(H.R.835 - Rodchenkov Anti-Doping Act of 2019,以下称“法案”或“罗琴科夫法案”),法案正式成为法律,即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2020年11月16日,法案在美国参议院获得一致通过,2019年10月22日,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案曾在美国众议院获得一致通过。今年5月26日我们曾以《美国<2019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案>概要分析及法律分析》为题针对美国众议院通过的法案做了介绍和分析,并介绍了当时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国际奥委会(IOC)以及美国反兴奋剂机构(USADA)等对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案的态度,此次美国总统签署法案后,我们再次结合参议院商业、科学和运输委员会关于法案的报告进一步介绍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立法背景、立法过程,并介绍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主要内容、WADA及USADA在美国参议院通过法案后以及俄罗斯、USADA和IOC在美国总统签署法案后对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态度以及我们对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评价。

一、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立法背景[1]

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以俄罗斯兴奋剂丑闻的举报人即前莫斯科兴奋剂检测实验室主任格里戈里·罗琴科夫(Grigory Rodchenkov)的名字而命名。2015年11月10日,莫斯科兴奋剂检测实验室涉嫌为俄罗斯系统使用兴奋剂提供支持, WADA暂停了对莫斯科兴奋剂检测实验室的认可。2006年至2015年期间,罗琴科夫协助俄罗斯政府开发并为上千名俄罗斯奥运会参赛运动员分发了增强运动能力的禁用物质,同时,罗琴科夫也涉嫌参与了索契冬奥会兴奋剂丑闻。据报道,这些禁用物质可以帮助运动员从训练中快速恢复,并使这些运动员可连续多日持续保持高水平竞技状态。

2014年索契冬奥会之后,2015年11月WADA发布了一份报告[2],认定俄罗斯田径运动员存在系统性使用兴奋剂的行为。几天后,罗琴科夫被迫辞职并逃亡洛杉矶。2016年5月,罗琴科夫逃往美国后,向纽约时报公开揭露了俄罗斯体育部曾在2011年至2015年期间掩盖了俄罗斯运动员的兴奋剂阳性检测结果并实施了秘密替换运动员样本的行为。针对上述行为,WADA委托独立调查员Richard McLaren教授进行深入调查,并于2016年12月9日形成了最终的调查报告即McLaren 报告。该报告导致俄罗斯被部分禁止参加2016年的夏季运动会及完全被禁止参加2018年的冬奥会,不过俄罗斯运动员仍可以以中立身份参加比赛。针对报告中提出的莫斯科兴奋剂检测实验室存在系统性掩盖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行为,WADA要求俄罗斯提供莫斯科兴奋剂检测实验室的分析数据。2018年9月20日,WADA 执委会附条件将俄罗斯恢复到条例遵守的签约方名单中,条件是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RUSADA)和俄罗斯体育部保证:(1)于2018年12月31日将莫斯科兴奋剂检测实验室的特定分析数据的真实备份提供给WADA;(2)于2019年6月30日前将莫斯科兴奋剂检测实验室的相关尿样提供给WADA。

2019年11月,WADA指控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未能提供莫斯科兴奋剂检测实验室数据的真实副本,因而违反了世界反兴奋剂条例。WADA合规审查委员会(CRC)称,在这些数据在移交给调查人员之前,很多数据已被篡改,并建议对俄罗斯实施四年禁赛,禁止该国参加2020年夏季奥运会和2022年北京冬奥会[3]。2019年12月9日,WADA执行委员会接受合规审查委员会建议,对俄罗斯处以禁赛四年的处罚。处罚内容具体包括(1)俄罗斯政府官员/代表不得在委员会、理事会、条例签署国的任何机构或协会中任职;(2)俄罗斯政府官员或代表在四年内不得参加以下任何活动:青年奥运会(夏季和冬季)、奥运会和残奥会(夏季和冬季)、由重大赛事组织机构主办的任何赛事、由条例签署国组织或认可的世界锦标赛;(3)禁止俄罗斯在四年内主办或申请主办重大赛事;(4)如果已经授予俄罗斯在四年内主办大型赛事的权利,则签署方必须撤回该授权,然后将赛事主办权转让给另一个国家,除非在法律上或事实上不可能这样做;(5)俄罗斯国旗在四年内不得出现在任何重大赛事中;(6)俄罗斯奥委会或俄罗斯残奥会的主席、秘书长、首席执行官或执行委员会/理事会的任何成员在四年内均不得参加或出席任何重大赛事;(7)俄罗斯运动员及其辅助人员只能在可以证明他们没有受到任何违规行为的牵连,并且在数据库中没有针对他们的阳性结果报告的前提下,在四年间参加重大赛事;(8)鉴于此案中存在的加重情节,RUSADA必须支付WADA自2019年1月以来相关的所有费用,并向WADA缴纳其2019年收入的10%或100,000美元(以较低者为准)作为罚款。俄罗斯对WADA的上述决定向国际体育仲裁院(CAS)提起上诉。如果实施上述决定,则WADA的决定可以有效阻止俄罗斯参加已经延期的2020东京奥运会及2022年北京冬奥会。

尽管如此,与俄罗斯兴奋剂事件并无关联的俄罗斯运动员和队伍,仍然可以以中立运动员的身份参加比赛。考虑到俄罗斯运动员的这些例外情形,USADA以及其他运动员代表认为,WADA的处罚决定并不足以震慑有组织的使用兴奋剂行为,WADA应该禁止所有的俄罗斯运动员参加被延迟的2020年夏季奥运会以及2022年北京冬奥会。由此促成了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产生。

二、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立法过程

2019年1月29日,提案。

2019年1月29日,交由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能源与商业委员会审议。

2019年3月25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交由司法委员会犯罪、恐怖主义和国家安全问题小组委员会审议。

2019年10月15日,犯罪、恐怖主义和国家安全问题小组审议通过。

2019年10月22日,能源与商业委员会审议通过。

2019年10月23日,参议院收到法案,两读后交由商业,科学和运输委员会审议。

2020年11月16日,参议院一致通过法案。

2020年12月4日,美国总统签署法案,法案正式成为法律,即“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

三、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主要内容

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前言部分列明了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宗旨和目的,即“对参与国际兴奋剂欺诈阴谋的某些人实施刑事处罚,对于该等阴谋的受害者提供赔偿,为协助打击兴奋剂行为与美国反兴奋剂机构分享信息,以及用于其他目的”。

第一条 名称

本法的名称为“2019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

第二条 定义

“反兴奋剂组织”是指,公约第二条中所定义的反兴奋剂组织。

“运动员”是指,公约第二条中所定义的运动员。

“条例”是指,2003年3月5日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通过的《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最新版。

“公约”是指,2005年10月19日,在巴黎通过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反对在体育运动中使用兴奋剂国际公约》,美国于2008年正式批准该公约[4]。

“重大国际体育比赛”是指,

(A)是指一项比赛-—

(1) 在该比赛中,有一名或多名美国运动员和三名或三名以上的其他国家的运动员参加;

(2) 该比赛适用于条例中的反兴奋剂规则和原则;

(3) 在该赛事中:

(I)比赛的组织者或比赛的批准机构从在美国开展经营活动的组织获得赞助或其他财务支持;或者

(II)比赛的组织者或比赛的批准机构因有权在美国转播比赛而获得利益。

(B)包括单项比赛或者由在不同时间举行的一系列赛事组成的比赛,当这一系列的赛事被组合起来时,运动员或其团队就有资格获得奖项或其他表彰。

“人”是指,任何个人,合伙,企业,联合体或其他实体。

“禁用方法”是指,公约第二条中所定义的禁用方法。

“禁用物质”是指,公约第二条中所定义的禁用物质。

“商业计划”是指,通过在州际或国际商业中使用任何运输或通信设施而全部或部分实施的任何计划。

“USADA” 是指,美国反兴奋剂机构。

“WADA” 是指,世界反兴奋剂机构。

第三条 重大国际兴奋剂欺诈阴谋

(a)一般条款,任何人(不包括运动员)故意实施,企图实施,或者与其他任何人共谋实施商业计划,以通过使用禁用物质或禁用方法来影响任何重大国际体育比赛,均属违法。

(b)域外管辖—对于本条规定的违法行为,拥有域外联邦管辖权。

注:本条规定的目的是规定与业余的和奥林匹克国际性比赛的赛事有关的禁止性行为,而不适用于职业体育联盟所组织或批准的比赛。

第四条 刑事处罚以及追诉时效                                                    

(a)一般条款

(1)刑事处罚—任何自然人违反第三条将被处以不超过十年的监禁,以及25万美元的罚款。如主体并非自然人或者既包含自然人也包含非自然人,则处以100万美元罚款。

(2)没收—任何不动产或动产,有形或无形财产,都可被美国扣押或没收,如果该财产

(A)以任何方式被用于或被意图用于实施或协助违反第三条的行为;

(B)构成或可追溯到与违反第三条相关或因违反第三条而取得、获得或保留的收益。

(b)追诉时效

(1)一般条款—除非在犯罪完成之日起10年内被起诉,否则,任何人不得因违反第3条而被起诉、审判或处罚。

(2)一旦在陪审团向法院提出刑事指控前,在美国提交的申请表明本章规定的犯罪的证据在外国,如果组成大陪审团调查该罪行的地区法院以优势证据认定,已针对该证据提出正式请求,而且有理由认为或在提出请求时有理由认为该等证据在该外国,则该地区法院应中止该犯罪的追诉时效。

第五条 赔偿

在美国法典(United States Code)第3663A条(c)的第(1)(A)中增加了“2019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第三条规定的犯罪行为。”

第六条 与USADA协作及信息共享

除非法律另有禁止性规定,以及除非刑事调查的完整性会受到影响,为了进一步履行美国在《公约》第7条下的义务,司法部、国土安全部以及食品药物管理局应与USADA就任何与潜在违反本法第三条相关的调查进行协作,包括与USADA分享司法部、国土安全部或食品药品管理局掌握的所有可能与任何此类潜在违反行为相关的信息。

第七条 确定预算影响

为了遵守2010年法定现收现付法案,本法以及本法所做的修订的预算影响,应参照由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提交国会记录以供印刷的针对本法的名为“PAYGO立法的预算影响”的最新声明进行确定,前提是该声明已在表决通过前提交。

四、WADA、USADA、俄罗斯、国际奥委会对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评价

(一)WADA的评价[5]

11月17日,WADA对美国参议院11月16日决定通过罗琴科夫法案表示担忧。称WADA支持政府利用其立法权保护运动员并与体育运动中的兴奋剂行为作斗争。尽管承认这项法案的积极作用,WADA和其他利益相关方仍然认为,该法案的一些非常重要的内容将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并将破坏迄今为止包括美国在内的190个国家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反对在体育运动中使用兴奋剂国际公约》承认的全球反兴奋剂法律框架。WADA和代表世界各国政府和体育运动的许多其他组织,包括欧洲理事会、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和一些反兴奋剂组织,都对该法案中的域外管辖问题表示关切,因为这将破坏全世界针对反兴奋剂的斗争。

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声称对发生在境外的兴奋剂犯罪拥有刑事管辖权——这是有充分理由的。这很可能导致不同司法管辖区的法律重叠,这将损害根据《世界反兴奋剂条例》为所有体育项目和所有反兴奋剂组织制定一套单一的反兴奋剂规则的目的。这将产生负面影响,因为规则的统一是全球反兴奋剂体系的核心。

WADA还担心,通过单方面对所有全球兴奋剂活动行使美国刑事管辖权,该法案可能会危及国家间的重要伙伴关系和合作,从而破坏纯洁体育。此外,该法案可能会妨碍从举报人那里获益的能力。该法案可能导致其他国家通过类似的立法,从而使美国公民和体育机构受到类似的域外管辖和刑事处罚,其中许多处罚可能是政治性的,或者是为歧视特定国籍而实施的。这将不利于各地的反兴奋剂努力。

(二)USADA的评价[6]

法案在美国参议院获得一致通过后,USADA的首席执行官Travis T. Tygart表示,USADA感谢所有参与制定和通过罗琴科夫法案的人。罗琴科夫法案将为保护纯洁的运动员提供必要的工具,追究欺骗体育、赞助商并伤害运动员的国际兴奋剂阴谋。该法案针对实施抢劫运动员、公民和商业的兴奋剂欺诈阴谋的体系规定了刑事处罚,同时也保护吹哨人免受报复,并对被兴奋剂阴谋所欺诈的运动员提供赔偿。这是世界范围内为纯洁体育而战的里程碑式的一天,我们期待着看到该法案很快成为法律,并帮助改变纯洁运动员的游戏规则。

法案被美国总统签署成为法律后,USADA的首席执行官Travis Tygart表示,其他国家也应该制定类似于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法律,以防止俄罗斯丑闻重演,并保护世界各地的体育运动。[7]针对WADA抨击法案未涵盖美国的棒球、篮球和冰球等运动中的美国职业运动员,Tygart对此做了驳斥,坚称本法是美国公司和赞助商“保护其在体育运动领域中的投资”的一种方式。他将WADA对美国职业联赛的提及描述为“出于政治目的对美国的又一次攻击”,声称他们没有签署世界反兴奋剂条例有“一大堆原因”。“我们应该团结起来,帮助实施(本法),” Tygart称,“我不认为有什么问题,必须要有美国政府或公司的资金参与,本法才能颁布,希望它在未来不会被使用。本法赋予了美国追究一些人的责任及保护体育运动免受一些不良行为人的影响。我们希望其他国家也能通过类似的法律,这样他们在体育领域的投资也能得到保护。本法一直得到两党的广泛支持,我们都认为政府会全力支持”。

(三)俄罗斯的评价[8]

12月7日,俄罗斯体育部长Oleg Matytsin对俄罗斯官方通讯社塔斯社表示:“俄罗斯将采取必要措施,将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对俄罗斯运动员造成的风险降至最低,尽管美国官员声称,根据法律,使用兴奋剂的运动员个人不会受到刑事起诉。包括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在内的单一的体育界认为,这一举措可能导致反兴奋剂监测和实施系统的不平衡。毕竟,一个国家享有成为法官的权利。我们对此持否定态度,在不久的将来,有必要考虑如何将俄罗斯运动员的风险降至最低。”

俄罗斯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Leonid Slutsky批评了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Slutsky称,俄罗斯不会同意“治外法权”,他形容这是“走向国际体育运动毁灭的一步”,本法可能被美国用作“对世界体育进行操纵和政治化的工具”。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Maria Zakharova称,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是美国试图改写规则的表现。俄罗斯雪橇联合会主席Elena Anikina在Zvezdat电视频道中表示,她担心本法可能会危及国际社会对兴奋剂协调一致的做法。我们有国际奥委会(IOC),有国际体育仲裁院(CAS),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而美国制定了这样一部法律,在这个和谐的体系中制造了完全的混乱。他们只是把自己从现有的规则和规范中抽离出来,或者为自己重写规则,或者提出某种虚拟现实,迫使其他人接受这就是真实的现实。”

(四)国际奥委会的评价[9]

国际奥委会在知悉美国参议院通过了法案后,提出了为什么美国职业运动员和大学运动员不受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案约束的质疑。

国际奥委会在一份声明中说:“国际奥委会继续鼓励由最受欢迎的美国运动员参加的美国职业联赛,以及输送了大多数最成功的美国运动员的美国大学体育组织(NCAA),适用《世界反兴奋剂条例》。但不幸的是,他们不受本法的管辖,而且至今也未接受《世界反兴奋剂条例》。”

美国总统签署法案后,12月12日,国际奥委会主席Thomas Bach主持了线上举行的奥林匹克峰会。本次峰会宣言坚持认为“体育和政府之间的全球合作需要在WADA的支持下得到加强”,美国执法部门在反兴奋剂领域拥有域外管辖权并不合理。在运动员的充分参与下,包括WADA、CAS、世界各国政府和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在内的全球体系不应因政府或个别体育组织的单方面行动而受到损害。本次峰会重申,只有在全球公认的规则体系和国际合作的基础上,反对在体育运动中使用兴奋剂的斗争才能具有可信度并获得成功[10]。

五、我们对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评价

1. 美国通过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背景及目的

兴奋剂问题自始至终是一个全球性问题,俄罗斯系统性使用兴奋剂问题,美国田径联合会在2003年左右协助运动员掩盖兴奋剂违规事件[11],以及最近发生的国际举重联合会前主席Tamás Aján掩盖兴奋剂案件和美国田径教练Alberto Salazar为运动员使用兴奋剂[12]等,均说明兴奋剂问题的全球性,无论在俄罗斯还是在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甚至在美国,兴奋剂事件都是存在的。兴奋剂事件在全世界各国普遍存在的原因,一方面是利益的驱动,另一方面是投机心理的驱使。对兴奋剂违规行为进行打击,需要各国、国际单项联合会以及国际奥委会的共同合作,这也是WADA成立的背景及使命。

美国对现有世界反兴奋剂体系的不满,直接体现在美国参议院介绍法案的立法背景中。法案立法背景明确指出,本法案的制定背景是由于USADA以及其他运动员代表认为,WADA对俄罗斯系统使用兴奋剂事件处罚决定并不足以震慑有组织地使用兴奋剂的行为,WADA应该禁止所有的俄罗斯运动员参加推迟到2021年举办的东京夏季奥运会以及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通过该立法背景的介绍,我们至少可以获得两个信息,第一,美国制定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目的是行使其域外管辖权,即对其他国家的兴奋剂事件进行干预或者干涉;第二,美国认为WADA在处理俄罗斯事件时过于“软弱”或者至少可以说美国对该处理结果并不满意。通过制定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对今后其他国家或组织出现的兴奋剂事件,美国可以无需通过WADA而直接行使域外司法管辖权。

2. 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适用范围宽、适用对象广、追诉时效长

(1)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适用范围宽

根据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第三条(a) “任何人(不包括运动员)故意实施,企图实施,或者与其他任何人共谋实施商业计划,以通过使用禁用物质或禁用方法来影响任何重大国际体育比赛,均属违法”,所谓重大国际体育比赛,只要在该比赛中:

ⅰ有一名或多名美国运动员和三名或三名以上的其他国家的运动员参加;

ⅱ该比赛适用条例中的反兴奋剂规则和原则;

ⅲ在该赛事中,比赛的组织者或比赛的批准机构从在美国开展业务活动的组织获得赞助或其他财务支持;或者比赛的组织者或比赛的批准机构因有权在美国转播比赛而获得补偿;

ⅳ比赛或系列赛事设置了奖项或其他形式的表彰。

前述条件(ⅰ)、(ⅱ)、(ⅳ)都简单易懂,只要是国际比赛就很容易满足该等条件,而条件(ⅲ)的适用对象并非仅是美国的公司,在美国开展经营活动的组织也符合该条件。例如A公司虽然是中国设立的公司,但在美国从事经营活动,则一旦A公司赞助了某项国际赛事,则条件(3)将得到满足。进一步举例,如果前述国际赛事有一名或一名以上的美国运动员参加该赛事,有三名或三名以上的中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的运动员参加,A公司赞助了该项赛事,且该赛事设有奖项,则一旦有任何个人或组织向参加该赛事的运动员提供禁用物质或使用禁用方法,则美国即享有对该个人或组织的司法管辖权,可以对该个人或组织实施经济处罚,判处监禁并没收财产。

(2)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适用对象广

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第三条(a) 仅将运动员排除在违法行为实施人之外,该条规定的违法行为实施主体不仅包括运动员辅助人员等自然人,也包括任何形式的组织,例如企业、社会团体甚至政府机构等,适用对象非常广泛。再以俄罗斯系统使用兴奋剂一案为例,包括协助运动员实施兴奋剂违规行为的诸如罗琴科夫等个人,莫斯科兴奋剂检测实验室、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都将受到追诉。另外,如果美国司法机构认定俄罗斯体育部或俄罗斯部分国家单项协会参与其中,美国同样可以对俄罗斯体育部及该国家单项协会等实施域外管辖权。

此外,虽然本条规定将运动员排除在违法行为实施人之外,但我们理解,如果运动员在案件中兼具运动员之外的其他身份,例如运动员在自身使用禁用物质的同时,还向其他运动员提供禁用物质,则虽然其作为运动员的身份不适用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但其作为交易一方当事人向其他运动员提供禁用物质,则适用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当然本法案的所有最终解释权在美国。

(3)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追诉时效长

虽然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规定对于此类犯罪的追诉时效为10年,但法律也规定,如果与实施兴奋剂行为相关的证据在美国境外,则该追诉时效可被中止,这将导致追诉时效无限延长。

3. 美国可以通过在美国境内采取司法措施,国际司法协助,以及中止追诉时效等方式以实现其域外管辖权

如上所述,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主要立法目的是实现美国的域外管辖权,即本法的适用对象以及证据的形成主要在美国的境外,在其颁布后美国如何实现其立法目的呢?

首先,没收刑事处罚对象在美国的各类财产,根据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第四条(a)的规定,美国司法机构的刑事处罚包括(ⅰ)没收被用于或被意图用于实施或协助实施违反本法第三条行为的任何不动产或动产,有形或无形财产;没收构成或可追溯到的与违反本法第三条相关的或因违反本法第三条而取得、获得或保留的收益。只要这些财产在美国境内,无论这些财产属于实施违反本法第三条行为的自然人还是组织,美国司法机构都可以进行没收。仍以俄罗斯系统使用兴奋剂事件为例,如果俄罗斯体育部在美国的资产被美国司法机构认定为被用于或被意图用于实施或协助实施违反本法第三条的行为,则美国司法机构有权没收该部分资产。

其次,国际司法协助。美国司法机构除了可以在美国领土内实施对违反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主体的刑事处罚外,还可以通过国际司法协助的方式实现其域外管辖权,例如2015年5月26日瑞士警方协助美国司法部和美国联邦调查局在苏黎世逮捕了6名国际足联的重要官员,该涉嫌收受贿赂和回扣的犯罪行为是利用美国银行进行的[13]。

再次,如上所述通过在本法中规定“如果与实施兴奋剂行为相关的证据在美国境外则追诉时效中止”,将追诉时效无限延长,一旦美国司法机构掌握证据或者涉案当事人入境美国,则美国司法机构可能会随时重启司法程序对该自然人实施抓捕以达到刑事处罚的目的。

4. 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将可能被美国政府以“实施打击兴奋剂违规行为保护纯洁运动员”为名而实现其政治企图

USADA的首席执行官Travis T. Tygart对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评价中提出“罗琴科夫法案将为保护纯洁的运动员提供必要的工具”,但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是否仅仅是为了保护纯洁的运动员,且不提美国职业运动员以及美国的大学生运动员不受反兴奋剂规则的约束,本法是否可能成为美国在国际上打击政治异己的工具确实值得思考。

无论WADA、IOC以及俄罗斯等均认为美国的单方面行动,危及国际社会对兴奋剂领域已经达成的协调性、一致性。但更深层次的正如WADA所担心的,“其中许多处罚可能是政治性的,或者是为歧视特定国籍而实施的”,正如本法的名称以及美国参议院的立法背景中所描述的,本法的制定渊源也是与俄罗斯政府相关,那么本法实施过程中也必将以保护纯洁体育为名,实现美国对世界体育进行操纵和政治化的目的。

六、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风险及应对措施。

1. 风险涵盖范围及应对措施

在分析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对中国的风险时,不仅仅要考虑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对在中国举办的大型赛事例如冬奥会等的影响,也要考虑到对在中国境外举办但有中国运动员参加的赛事的影响。本法不仅会涉及大型国际综合赛事,也包括国际单项赛事,甚至是地方承办的有美国及其他国外运动员参加的符合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第三条规定的赛事。

在中国举办的国际大型赛事特别是综合性赛事,受关注度高且反兴奋剂计划由中国组委会与国际奥委会共同制定,反兴奋剂措施严格,相对而言,其他如商业马拉松等奖金设置较高的赛事,受关注度较低,为有效降低风险,我们建议,既要加强对国际大赛的风险防控,也不能忽视其他国际单项赛事的风险。

2. 风险涵盖对象及应对措施

如上所述,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涵盖对象不仅包括个人,也包括企业或其他组织,而目前我们的反兴奋剂管控主要局限于运动员、运动员辅助人员以及反兴奋剂组织,即局限于体育行业,我们认为前述管控对象是不够的。

在此之前,国外就曾经指责大部分兴奋剂原料来自于中国。2013年2月WADA总干事David Howman曾经在伦敦举办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媒体研讨会上表示,几乎全世界犯罪团伙用于生产非法提高成绩药物的所有原材料都来自中国,通过互联网购买的用于组成你的厨房或后院实验室的99%的原材料来源于中国。[14]

为此,我们有必要加强化工企业、药企和生化企业对进出口涉及兴奋剂类物质的管控。

3. 加强国际合作、加强国际宣传

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不仅仅干预到了各国的司法主权,也是对全球公认的规则体系和国际合作的挑战,此类挑战同样也影响到了在国际体育和反兴奋剂共识基础上建立的WADA以及IOC的利益。如上所述,美国实现其域外管辖的途径之一是国际司法协助,此类协助可能通过国与国之间的合作,大型综合赛事中,美国也可能需要借助国际奥委会的协助。为此,我们须与国际奥委会、WADA以及其他反对罗琴科夫法的国家通力合作,以尽可能阻断罗琴科夫法的实际执行力。

如前所述,国内反兴奋剂的力度日益增强,为树立在国际上的良好形象,一方面我们需要通过国际舆论宣传国内的反兴奋剂工作,另一方面也应当通过国际组织等肯定中国的反兴奋剂工作,加强国际宣传。

4. 采取同样立法措施的不可行性

USADA的首席执行官Travis Tygart表示,“我们希望其他国家也能通过类似的法律,这样他们在体育领域的投资也能得到保护。”我们认为,该建议不可行。且不提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事实上破坏了目前全球已形成的反兴奋剂秩序,但就中国而言,类似法律的制定并非针对美国或特定国家,而是针对全世界所有其他国家,在类似法律制定后,是否能够达到牵制美国的作用还有待商榷,但其负面影响是除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WADA、IOC将对该法律进行抨击。

如上所述,鉴于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的影响是全球的,我们应对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进行深入研究并随时关注和跟踪美国适用本法的动向以及其他国家、国际组织的反应,慎重做出决定。

 


注释:

[1]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6th-congress/house-bill/835

[2] https://www.wada-ama.org/en/resources/world-anti-doping-program/independent-commission-report-1

[3] https://www.insidethegames.biz/articles/1088000/wada-endorse-russian-ban

[4] 2018年12月31日美国政府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5] https://www.wada-ama.org/en/media/news/2020-11/wada-statement-on-us-senates-passing-of-the-rodchenkov-anti-doping-act

[6] https://www.msn.com/en-us/money/news/huawei-cfo-meng-wanzhou-closer-to-being-extradited-to-us-after-losing-key-court-case/ar-BB14LcCr

[7] https://www.insidethegames.biz/articles/1101660/usada-rodchenkov-act-anti-doping

[8] https://www.insidethegames.biz/articles/1101685/russia-respond-to-rodchenkov-act

[9] https://africa.espn.com/olympics/story/_/id/30340685/ioc-wada-question-why-us-sport-exempt-rodchenkov-act

[10] https://www.insidethegames.biz/articles/1101920/ioc-summit-declaration

[11] “像这样对抗国际田联反兴奋剂工作的事情,USATF(美国田径联合会)干过一箩筐”。《反兴奋剂的卫士-阿尔内·林奎斯特的回忆》尤兰·拉格著,甄小珍译,北京体育大学出版。

[12] https://www.outsideonline.com/2402875/alberto-salazar-usada-doping-ban.

[13] https://www.hollywoodreporter.com/news/fifa-soccer-chiefs-arrested-switzerland-798251

[14]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doping-wada-howman-idUSBRE91B14L20130212


作者

作者动态

作者其他文章

相关领域

Copyright © 1998-2018 新葡集团3522 京ICP备11012394号
Baidu
sogou
欣昌电子有限公司 凯祥电子有限公司 利仁电子有限公司 金广电子有限公司 干瑞电子有限公司 弘康电子有限公司 大鼎电子有限公司 复禄电子有限公司 万美电子有限公司 厚辉电子有限公司